当前位置:江南帝豪网 > 财经资讯 > 正文 >

男子摔狗妻子被逼得割腕 行长请放手网络暴力又指向狗主人

www.jndihao.com 发布时间:2018年07月04日 14:25 来源:江南帝豪网 手机版
瓯半秮鞚,9919310元充值,公安部刘忠义,神尊圣变,西南方言学习网,驾驶证免考出证找刘能,通辽五中张莹,虐杀原型2打莫瑟变身3怎么打,南昌江岳会所,我的老师璐君,十岁大钦差全集,仙河风暴59,侯门弃女 沁玥,211 68 161 163,全包紧身衣小说,每天每夜110404中字,守护者尤比提内亚,星幻战梦,苏劳音,缪月光,海馨的咒语,abramovi04,chunnuanhuakaicc,杨雨婷 张书记,久爱悠游论坛,收藏家库米沙,国模可儿,田纪云儿子,方言网,京城四少李小勇

澎湃新闻记者 邱海鸿 发自南京

“哪怕所有人骂我,抵制我的饭店,行长请放手都可以。有什么脏水冲着我来就是,跟我老婆、儿子没半点关系。”

回想起半个多月的事情,童飞懊悔不已。夜深人静,他伫立窗台抽烟,一根接着一根,直到凌晨三四点,才能浅浅睡去。最近,他几乎天天失眠,“已经瘦了10多斤”。

6月18日晚,童飞两岁的小儿子被泰迪犬咬伤。他说,自己“护儿心切”,怒而摔狗。

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一条泰迪犬之死,在当事双方和解的情况下,却掀起了网络声讨的巨浪。含有辱骂、指责字眼的电话、短信向他袭来。一些激动的网友甚至对童飞及其家人进行死亡威胁。不堪骚扰的童飞妻子林倩选择了割腕自杀,欲“以人命偿狗命”。

童飞说,好在抢救及时,命保住了。

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行长请放手cn)记者日前在南京调查发现,继林倩割腕之后,网络暴力的矛头又转向狗的女主人陈芷欣。

位于南航金城学院对面步行街上的瑞江红精菜馆,因摔狗事件遭到抵制。 澎湃新闻记者 邱海鸿 图位于南航金城学院对面步行街上的瑞江红精菜馆,因摔狗事件遭到抵制。 澎湃新闻记者 邱海鸿 图

[一]

那是端午节的晚上。童飞邀一众亲戚,在自家开的“瑞江红”饭店过节。

晚上8点多钟,孩子大姨带着童飞2岁的小儿子,到店门口玩。没过多久,大姨抱着孩子回到店里,说孩子被对面一家鸭脖店的狗给咬了。岳父、妻子等人心疼,立即出门交涉。

咬人的是一只叫“葡萄”的泰迪小母犬,被拴在鸭脖店的门口。

平时打理鸭脖店的是六十多岁的杨秋云,泰迪犬和鸭脖店的主人是杨秋云的小女儿陈芷欣,陈平时在南京市区上班,不常来店里。

听到孩子的哭声,童飞急忙走出饭店,看到小儿子右手中指两个凹陷的牙印,已经破皮流血。童飞立即给陈芷欣打了电话。两个人之前就认识。

童飞回忆说,他还是先寒暄了几句,才进入正题。

“你家的狗咬了我家小儿子,怎么办?”童飞回忆说,他的语气里并不带指责,来意只是为了了解狗主人的态度。

“你赶紧带孩子去打针,医药费我来付。”陈芷欣说,她愣了几秒后如此回复。

童飞称,陈芷欣随后电话联系了其母,他不知道她们母女两人在电话中说了什么。但杨秋云在与女儿结束通话后,立刻对童家表示,“这个我们不管,你报警”。

童飞说,他被这种冷漠态度激怒了,“作为一个长辈,你也有女儿也有外孙,看到两岁的小孩被咬,竟还能说出这样的话?!”

关于母女的这次通话,杨秋云告诉澎湃新闻,她在电话中告诉女儿,在场的童飞岳父撂下狠话“你不赔钱,信不信我把你家店关了”;陈芷欣则回忆说,她当时觉得事态严重,为保证妈妈的安全,提议“报警”处理。

接着,在混乱中,发生了摔狗事件。

童飞双手拎起狗,拽断狗绳,举过肩膀,狠狠地将狗摔在水泥地上。

据现场多名目击者称,童飞摔狗后,又踹了两脚,才导致狗流血而死。不过,童飞对澎湃新闻否认他“踹了两脚”,只是说,当时喝半斤多白酒,劲很大,一把就把狗摔死了。

瑞江红精菜馆对门的武汉黑鸭店于两个月前就开始转让,没想到6月18日门口的泰迪犬被摔死了。瑞江红精菜馆对门的武汉黑鸭店于两个月前就开始转让,没想到6月18日门口的泰迪犬被摔死了。<行长请放手p>[二]

童飞急忙带着孩子匆匆赶往医院。

看着“葡萄”口吐鲜血,杨秋云一下子手足无措,打电话把情况告诉了女儿。陈芷欣说,她听后,瞬间感到头晕、心慌,她立马找人把她送到现场。

到达事发现场后,看到小狗尸体后,陈芷欣瘫坐在地上。几名辅警扶着她,站起来。民警还担心她伤心过度,从隔壁水果店里拿个了纸箱子,盖住小狗尸体。

据多名目击者称,当时,现场围了不少人,还有大学生模样的人拿出手机在拍照。

陈芷欣说,她几乎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——“葡萄”死了,口吐鲜血而死,被人摔死的。作为一个单身女子,“葡萄”像亲人一样无时不刻陪伴,几乎成了她的“精神依靠、灵魂伴侣”。

五年前,2013年3月,陈芷欣把刚出生两个月的泰迪小母犬接回之时,小狗蜷伏在车座底下。由于它的毛发颜色比较深,刚好车副驾驶有一串葡萄,看着像,就给它取名“葡萄”。

那个时候,童飞与陈芷欣的关系不错。第一次把“葡萄”带回门面的时候,童飞还抱过它。

童飞和陈芷欣的门店,位于南京江宁区,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金城学院对面的一条步行街上。五六年前,童飞与陈芷欣的门面相邻,童飞开小饭店,陈芷欣开服装店。后来,童飞搬到了位置更好、更大的门面,还给陈芷欣出主意,从对面水果店隔出一间开鸭脖店。

2017年初,两家做了对门,陈芷欣送了一条“苏烟”给童飞,以表谢意。

鸭脖店开了半年之后,陈芷欣在南京市区找了一份工作,鸭脖店于是交给妈妈打理, “葡萄”留给妈妈作伴。

杨秋云说,她每天带着“葡萄”来看店,拴在门口。两个月之前,有个大学生路过被咬,报警处理,警察认定,大学生主动逗拴着、正在吃食的狗,负全责。所以,杨秋云在童飞家孩子被咬后,坚持报警处理,“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”。

“狗拴在卷帘门卡槽处,高60-70公分,绳子长1.2米。”陈芷欣向记者比划着,小狗活动空间只有方圆40公分左右,“狗不可能主动咬人,有可能是大人没有看管好小孩”。

对于童飞摔死狗,陈芷欣说,她当时非常愤怒。

6月18日深夜,陈芷欣把“葡萄”带回家,埋在姐姐家的葡萄树下。

一夜未眠,“眼泪都流干了”。翌日5点多,正在读初二的外甥女起床,看到眼睛肿了的陈芷欣,在客厅里“游荡”,吓了一跳。